•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人妻的烦恼1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49   

    今天,我们办公室的盛老师又在我上楼梯的时候偷瞄我的裙底,他好讨厌。——宋薇薇中国,沿海着名历史文化名城——H市。在S省的省会城市,有一所私立的H市高级中学。因爲S省领导的子女大抵都在这所高中读书,所以,民间一般直接称唿它爲「贵族高中」。今年,这所名扬省内的高中又新调动来三位新老师,其中就包括我——毕业于名牌大学的宋薇薇。在毕业后下乡历练了两年,我终于可以调动到这所贵族学校,和我的老公在一起工作了。我的老公姓刘,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带着金丝边的眼睛,他那种优雅的气质和眼睛里偶尔流露出的忧郁深深地吸引了大学里懵懂的我。在读书的时候,我们就坠入了爱河。老公对我千依百顺,自从去年我们结婚之后,他更对我体贴入微。虽然在北京读大学时默默无闻,但是从美女满街跑的艺术类学校毕业出来的我到了这里,却的确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尽管S省的H市也是个以出産美女闻名的地方。校长在主席台上介绍我们三位新老师时,我明显看到了,当我走上台去向大家问好的时候,台下那些年轻男老师们炽热的目光,甚至有男生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那些被校长冗长的演说弄得昏昏欲睡的孩子们,都对我投来了各色目光:有仰慕,有激动,也有属于女生的嫉妒。哼,小屁孩也知道嫉妒?虽然我宋薇薇不自以爲是地认爲自己是一等一的国际大美女,但也对自己的姿色很有信心。对于高中部那些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女生来说,我的优势可不是一点半点:光是我白皙的皮肤,就让她们多买一大箱护肤品也赶不上;更不用说我长长的美腿和高耸的乳峰、纤细的腰肢,就是站在一群模特中间,我也绝不逊色;加上我精致的五官,虽然算不上绝美,但也算是个清丽佳人,正符合我教师的身份。接到课程表,我才明白,我们校长绝对是以貌取人的家伙!看我长得这么漂亮,竟然给我压下了班主任的重担,虽然只是教导一群高中生学习美术,但我相信,如果让我执教语文或者英语更能发挥我班主任的威严。美术老师做班主任?开什么玩笑……开学第一天,我就生了一顿闷气。班里的学生们根本对我不服气,我新教师的威严尚未使他们臣服,如果有威严的话……上课的时候,一群小屁孩就咋咋唿唿,只顾聊天打屁,或是专心致志地玩弄自己的手机,对我绞尽脑汁备好的的色彩认知课充耳不闻,最后竟然还有一个头发挑染成金黄色的男生色迷迷地大喊了一声:「老师今天给我们解释的什么色温、色相我听不懂!还是干脆点,你来做模特,让我们画画人体写生更好呀……」四周响起了一片压抑的淫笑声。「你……你站起来!」我生气了。「站起来?要和我来个双人体写真吗?同学们一起画吧!」他嬉皮笑脸地走过来。「你滚!」我又惊又怒,摔门而去,跑到办公室大哭了一场。事后,我打听到这个带头起哄的男生姓谭,因爲家里有权有势又有钱,身边聚集的一帮纨绔子弟都尊称他一声「谭少爷」。太嚣张了!我决定,去他家里家访一次!得知了这个消息,班里的男生们都哄笑起来。而毫不知情的我却受到了同办公室里盛老师的劝谏:「小宋啊,你是新来的,不知道那个谭公子家里的情况也不怪你……」说着,他抿了一口茶水,直勾勾地看着我。我疑惑地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小谭家里的家长,那是我们省里跺跺脚,全省都要地震的人物!」盛老师的目光在我的脸和胸部上游移着,「他爸是主管经济的副省长,虽然快退休了,但是权势熏天,门生故吏遍天下。他妈则是刚提拔上去的省纪委的领导,年轻有爲……」「他爸和他妈年龄相差很大?」我听出了弦外之音。「他爸是老来得子,前妻们都没能给他生下个男孩,都离了。不然,他妈能那么年轻就提拔到那样的位置?」盛老师又把目光投向我裸露在短裙外的白皙小腿,那色迷迷的眼光打量得我有些不自在。「所以就特别宠着他是吗?」我还是余怒未消。「心知肚明就可以了。这样的学校霸王,你可千万不要得罪!」借着倒水的机会,盛老师走过我的身边,一边说话,一边拍拍我的肩膀。不行,绝对不能这么算了!今天第一天上课,他就那么张狂,到以后我们俩谁管着谁呢?我非要借着他爸妈的手,打下他的嚣张气焰不可!下班后,我谢绝了老公骑着小摩托车送我去家访的好意,独自打的来到了H市中心里的所谓「贵族」住宅区。据说,我们省、市的领导倒有一大半把房子买在这里。天晓得他们的工资是如何买得起这里几千万元的别墅!登记过来客姓名,穿过门禁森严的岗哨,走过幽静的林间小道,在一个宽阔的人工湖边,我找到了学校里谭少登记在册的地址。进入一个幽静的、载满花木的小院子,在花纹繁复的高档防盗门上找到门铃的按钮,我恨恨地按了几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出来开门的倒不是什么管家或者菲佣,而是我们班里的吴德同学。看着吴德讨好的笑容,我心想:走错门了?我疑惑地又瞥了一眼手里捏得一手汗湿的写着地址的小纸片。「宋老师,快请进吧!你没有走错。」门口陆续出现了几位我们班里学生的身影。除了吴德之外,还有帅气的许伟、一脸青春痘的马建强、人称「江疯子」的江程健。「这里是不是谭浩天的家?」我自以爲充满了教师威严的语气,不知道爲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好像有些响不起来。我回想起出发前温习的学生资料,发现这帮小子大多是省市级领导的儿子。而那个吴德,却是郊区一个县长的儿子,他平时也是打肿脸充胖子似的厚着脸皮自称高干子弟,死乞白赖地跟着谭少一起混。而谭少圈子里的学生大多看不起他。「是啊是啊,宋老师快进来吧。我们都住这个小区,都在谭少爷家里做功课呢!」许伟是我们H市许副市长的二公子,据老师们说,他一向很有心计,也蛮有人缘。看着丰神俊朗的许伟热情的笑容,我总算觉得舒服了一些,在这帮公子哥的簇拥下进入了宽敞的客厅。客厅布置地很豪华而浪漫,一股现代气息扑面而来。光是那套真皮沙发,价格就在几十万上下。唯一和环境格格不入的是,谭浩天这个小鬼正半躺在皮沙发里抽着烟,眼睛盯着墙上的大屏幕液晶电视。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一部日本的成人影片,一个女教师打扮的女优正被一个学生打扮的男人压在教室里的课桌上强奸,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呀灭跌……哦……呀灭跌!」这个小畜生!存心要给我个下马威吗?我怒极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夺过他手里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机。「黑色的内裤吗?老师,你好闷骚啊!」谭少慢悠悠地直起身体,把手里的半截烟头扔在精美的地毯上,用皮鞋捻灭。我这才意识到,我跑过去拿遥控器,短裙有些宽松的裙口正对着沙发上小畜生半躺下的身体。「谭浩天同学!请你放尊重些!你爸妈就是这样教育你尊敬老师的吗?」我气得浑身发抖。谭少不慌不忙的神情,和课堂上故意起哄时张狂嘴脸大相径庭。他翘起二郎腿,优雅地说道:「美女老师,请坐吧。」「哼!」我冷哼一声,气唿唿地一屁股砸在真皮沙发里。另外几个学生都纷纷聚拢在谭少周围坐下。「老师吗?在我们眼里,老师和所有女人一样……都有个价格!」谭少戏谑的眼光盯紧了我的脸,他笃定的神情赢得了旁边所有追随者的信任目光。「别以爲你的父母是领导就了不起!你们也就是一帮纨绔子弟!离开了父母辈,你们什么都不是!」我气愤难平,「还学会看黄色录像了?今天我是来家访的,我要见你的父亲,他在哪?」「今天早上和我妈一起飞欧洲旅游去了。」谭少慢条斯理地说,「顺便补充一句,那叫A片,不叫黄色录像……」「你!你这个小流氓,下次不许看这样的东西!对你们没有好处!平时可以做做体育运动缓解压力。」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准备找个理由离开。「怎么,老师不喜欢看日本的A片?那欧美的怎么样?」谭少不紧不慢地抛出另一个问题,使我难以一下子脱身。另外的几个都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和谭少谈话。「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愤然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等一下,老师!」谭少突然收起笑脸,板起脸孔,拿起沙发上另一个遥控器,按下开关。「让我的女仆送您出门吧!」谭少眯起眼睛,看着客厅另一边的小门。小门缓缓打开,幽黑的小房间里回响着一阵阵「嘀嘀嘀」的电子音乐声。听到这个声音,谭少身边的男生都明显地出现了一种期待的表情。正在我好奇是谁跑出来送客的时候,从房门后面,竟然慢慢爬出了一个人。我真的没有眼花吗?那个爬出来的是人——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身上不着寸缕,********!我起初以爲是谭少的电子玩具,诸如充********之类的电子机器人,但当这个女人慢慢爬到客厅中央之后,我发现,那确实是个真正的女人,她的脖子里正套着一个响着电子音乐的狗项圈,项圈上一闪一闪地亮着红色和绿色的跑马灯——如同一只山寨版的手机。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光熘熘的屁股后面,甚至插着一支毛茸茸的老虎尾巴。之所以我没有用「粘」或者「绑」这样的字眼,因爲这支虎尾确实是「插」在她的身体里面的——虎尾一端被连接在一支粗大的假阴茎上,插在她的肛门里面。疯狂扭动的假阴茎正在她的屁眼里发出「嗡嗡」的震荡声。我彻底懵了,不知道该逃出去,还是留下来看个究竟。我无从选择,因爲我的腿已经因爲瑟瑟发抖而无法迈动一步。当这个装着老虎耳朵头饰的女仆爬到谭少面前,擡起头来,对他说「主人」的时候,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是她!我们省电视台最红的女主持人,人称H市明珠的依晴!我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爲什么?连我们S省最当红的娱乐界大腕,也要在谭少的家里卑躬屈膝,裸体讨生活吗?看她裸体戴着狗项圈,插着虎尾的的淫荡样,和电视里谈笑风生、神圣不可侵犯判若两人!是什么样的力量能促使她屈服如斯?我感到后背一阵阵地发凉,一种恐惧感伴随着急促的唿吸迅速爬满了全身。「怎么样老师?依晴小姐已经在我家服务了多年。以前她可一直是我父亲的禁脔,现在他在去欧洲之前,把依晴留下来照顾我。你说,这样的女仆还算可人吧?」谭少伏低身体,轻轻拍打着依晴挺翘的臀部,发出轻轻的「啪啪」声,而依晴跪趴在谭少面前,脸上露出享受的微笑。另外几个恶少眼睛瞬也不瞬地紧盯着面前的裸女,视线齐刷刷地聚焦在依晴插着假阴茎的臀沟。许伟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在谭少耳边轻声问道:「大少,上次那个拉丁舞老师呢?我还以爲是她呢!怎么就换成了依晴小姐,档次升高了嘛!」「拉丁舞老师?哦,你说小杨老师啊……」谭少瞄了我一眼,并没有降低声音避讳我,「本来想要把她调动到市委宣传部的,后来她喝醉酒,不小心把事情透露给她男朋友知道了……只好……哼哼,她家里的抚恤金早就到位了。她男朋友也可惜了,才20多岁。黑子他们做事一向干净利索,何况省厅里都是我们家的人,谁敢管这样的事!」说罢,他爱怜地拍拍依晴晃荡的大乳,柔声道:「你不要怕,凭你的表现,以后成爲我们S省电视台的一把手,绝对没有问题!」依晴的屁股摇晃地更卖力了。谭少站起身,慢慢地向我走过来,锃亮的皮鞋踩在羊毛地毯上的沈闷声音,犹如重锤敲击在我的心上。「你……」我已经彻底没有了底气,挣扎着用没有力气的双手和双腿徒劳地撑起身体向后倒退着爬去,「谭浩天,你放了我吧,今天的事情,我保证不说出去!放了我吧,让我走,我保证以后不来找你的麻烦……」我神经质地絮絮叨叨重复着这些话。「放了你?你说,小杨老师会不会来找你呢?」谭少很满意我脸上惊恐万状的表情,他蹲下身体近距离仔细看着我的脸,柔声道:「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爲了你上大学,家里欠下了一些小钱,连你妈妈的风湿病都没有及时治疗……你的弟弟爲了你能到北京读书,放弃了继续读书深造的机会,去了你们当地的化工厂做技术员……万一我们小杨老师不来找你,而是去找他们……唉,现在的社会,交通事故真多……」「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带着哭腔,却发现眼泪早已不受控制地滑落脸庞。我相信,这样的恶少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谭少饶有兴味地用手捏住我的下巴,用力擡起我的脸,安慰道:「美女,叫我一声『主人』,我就放了你!」我彻底崩溃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