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岳母虽老,味道很足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0:48   
    我今年35岁,在一家事业单位做办公室主任,长的高大健壮,也算得上英俊潇洒。单位住房一直很紧张,我和妻子就住在岳母家。岳父两年前   
      去世了,有我们陪着,岳母的生活也不至于太孤独。因为我和妻子工作都很忙,妻子又小我不少,所以至今也没有要孩子。 
       
      今年二月春节一过,妻子到外地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妻子临走时笑着说:你可别出去找野食呀! 
       
      我说:算了吧,你别在外面找个情人就行。 
       
      大约是妻子走后半个月左右的时候,吃了晚饭,和岳母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其中有一段男女拥吻的镜头,两人都不好意思看,岳母说    
      :我想起来了,我得烧点开水,壶里都空了。 
       
      我说:我得洗澡了。就走进卫生间,脱光衣服,放着热水,冲了冲身上,关了水,穿上衣服回到了客厅。 
       
      岳母说:你洗完了?我洗。就去了卫生间。 
       
      岳母洗完后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回到客厅,客厅里只有一张长沙发,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我正在性亢奋的状态还没有完全冷落下    
      来,闻着岳母身上 浴液散发出的香味,看着岳母睡衣下露出的肥白的腿,我有点想入非非。以前看着比我大二十多岁的岳母从没有过性方面的    
      念头,今天却渴望之极,极度的欲望和不 安令我心里砰砰地跳,和岳母说话都有点声音发颤。 
       
      岳母今年五十七岁了,皮肤雪白,身体非常肥胖,一百六十多斤,走路时两个巨大下堕的乳房在胸前晃动;腹部很胖,小腹像球一样突出;屁    
      股更是肥大无比, 又宽又大又鼓,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屁股。虽然五十七岁了,但没有苍老的面容,白白胖胖的脸上只有多一些的沉静    
      和安详。 
       
      大约有九点了,中央台的现在播报开始了,岳母说:我有点困了,我先去睡了。就去了她的房间。 
       
      我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过了一会儿,岳母在房间内叫我:亚东,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走进岳母的房间,她还是穿着那件睡衣,半坐半躺地靠着床头正在看报纸。我说:怎么了?妈。 
       
      她说:你坐在这儿。 
       
      我坐在了岳母的单人床边,几乎贴着岳母的大腿,岳母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说:你最近单位工作忙吗? 
       
      我说:不太忙。 
       
      岳母:桂华去外面学习了,你一个人是不是挺烦的呀? 
       
      我说:没事儿,她不是每天都来电话吗? 
       
      岳母说:亚东呀,不管怎么着,桂华得在那儿呆几个月,现在人都开放,你们单位女的又多,你可得注意点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脸有点红了,说:我知道,您看我不是一下班就回家吗? 
       
      岳母说:我知道。不过三个月可不短呢,我可不愿意你们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你可得注意呀!桂华临走时和我说,就怕你一个人呆不住。    
      我说:妈,你放心吧,我现在和单位的女的话都不多说。 
       
      岳母说:你一个大男人,长得又帅,老婆又不在身边,我能放心吗?嗯?你说。说着,岳母用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的心里砰砰地跳,不知该说什么好。 
       
      岳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手说:我也不光是对你不放心,我是心疼你一个人挺没意思的,以后有什么不痛快就和我说说,家里就咱两个人,    
      知道吗? 
       
      我看着岳母的肥白的腿,颤声地说:我知道。 
       
      岳母凝视着我,慢慢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然后扳着我的头向她靠过去。 
       
      我愣了一会,但还是迅速明白了她的意图。我们的嘴贴在一起,开始接吻。岳母的舌头灵活地在我嘴里搅动,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开始抚    
      摸她的巨大柔软的奶 子;岳母隔着我的裤子,轻柔地抚摸着我已经非常硬的鸡巴。我呻吟着,手向下滑,抚摸岳母圆鼓鼓的柔软的小腹,然    
      后向下抚摸她的阴部,她的逼毛非常浓密,阴 唇很肥很厚很黑,逼口已经很湿滑。 
       
      我们一边吻着,一边互相抚摸着,两人都非常兴奋。岳母说:咱们脱了衣服躺下。 
       
      我们两人脱光了衣服,我第一次看到岳母雪白的肥胖的裸体,觉得无比性感。我躺下以后,岳母开始趴在我身上舔我的乳头,然后向下舔过我    
      的腹部,开始舔我的鸡巴和整个大腿根。 
       
      从没有过的兴奋,这一方面是因为岳母的熟练,她仿似钻进我的心里,舌头的每一次动作都是我需要的;另一方面,由于她是我的岳母,比我    
      大二十二岁,我心里有一种特别剌激的感觉。 
       
      岳母舔了一会儿,就将我的整个鸡巴含在了她的嘴里,她嘴里的肉很充实,我体验到了妻子口交从没有过的快感,我说:把腚往上点儿,我要    
      摸摸。 
       
      岳母顺从地把她的大白腚往上挪,我用手摸着岳母的大腚,手指抚摸着她的湿滑的黑逼毛,然后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逼。岳母的逼不算太松,    
      我开始抽动,岳母嘴里开始呻吟,头一上一下地动,用嘴快速地套弄我的鸡巴,肥大的白腚开始扭动。 
       
      我一会儿用手指插弄她的逼,一会儿上下抚摸她的腚沟,我用手指轻轻磨擦岳母的腚眼,岳母呻吟的声音又大了一些,我就轻轻地拍打着岳母    
      的大白腚。 
       
      岳母吃了一会儿,抬起了头,满面通红,头发散乱,语无伦次地说:我,我,我受不了啦! 
       
      我故意调皮地说:受不了,那可怎么办啊? 
       
      岳母的脸更红了,她用力捏了一下我的鸡巴,忍不住吃吃笑了:叫你个坏东西! 
       
      她突然像一个害羞的少女,伏在我耳边小声说:东,我们这样,合适吗? 
       
      我猛地紧紧搂住她:好妈妈,亲妈妈,我心爱的骚逼丈母娘,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娘俩好好享受享受! 
       
      她抱住我又是一阵猛亲,忽然想起了什么,下床光着脚出去,把大门、卧室门全部锁死,关了灯,摸索着重新爬到我身上。 
       
      我禁不住轻轻笑了:妈妈,这是在我们自己家里,还用得着这么小心。 
       
      她的声音更小了:孩子,丈母娘和女婿干这事,要是露了馅,我还能活吗? 
       
      我摸着她阴毛说:那就光开床头灯,不然我看不见戴避孕套。 
       
      岳母吃吃地轻笑:我戴着环呢,放心吧小坏蛋,丈母娘不会再给你生个小舅子、小姨子啦! 
       
      我顾不上再说话,翻身上来,捏着鸡巴,一下就操进岳母逼里去了。 
       
      岳母紧闭着眼睛,恩了一声,用双手和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突然睁开眼,幽幽地看着我,喃喃地说:亲儿子,小亲亲,我们真的在操逼吗?    
      我用轻柔的抽动回答了她。 
       
      随着我力量的加大,床开始吱吱地响了。 
       
      她慌忙按住我的屁股,东,东,轻点儿,声音太大了到你们的席梦思床上弄吧,我的床太老了。 
       
      我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就把她160多斤的光身子抱了起来,鸡巴插在逼里,进了我和妻子的卧室。 
       
      席梦思果然很安静,我身下的岳母也很安静,房间里只有湿润的抽动声,和她偶尔的恩、恩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的能力出奇得强,和妻子一般插半个小时左右就射了,这次和岳母却足足操了近一个钟头,也许是老女人的逼比较松的    
      缘故。 
       
      我们都不再说话,她非常熟练地配合着我不断变换着姿势,只是每操一会,她就很体贴地说:宝贝,操累了吧,歇歇,和娘亲个嘴。 
       
      就这样,我们操一会、亲一会,亲一会、操一会,安静而疯狂地干着最下流、最刺激、最美妙的乱伦之事。 
       
      操着操着,岳母突然嗷地一声欠起身子,大口喘着粗气,宝贝,我要来了!! 
       
      我按住她,立即啊啊啊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岳母咬着牙恩恩恩地低声颤叫着,白胖的身子疯狂地扭动。 
       
      射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