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妻欲】公与媳82-86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5   

                第八十二~八十六章检查
      「准不是什么好东西。」
      岳母打字回道,没说看也没说不看,倒是把我和瑶瑶的好奇心引了出来,好
    奇徐姨要给岳母看什么。
      徐姨语音马上发了过来,还在卖关子。
      「看不看,不看算了。」
      「看行了吧。」还加了个「白眼的表情」。
      看到徐姨已经发了什么图片到聊天界面上,有些模糊,但我已经有些看出图
    片上是什么了,惊的我眼皮一跳,没等我细看。
      岳母下意识的就点开图片放大,照片上的竟然是男人的胯部,还是赤裸光溜
    溜的,一根粗长红通的阴茎格外明显,紫红的龟头,阴茎棒身上一只白嫩的小手
    还握着。
      这不是今天我在医院,徐姨给我检查阴茎的场景吗?这才想起来,那时徐姨
    匆匆接了个电话,拍照也肯定是那时候拍的,还是偷拍。
      想到这里,对徐姨真的很无语。
      瑶瑶也看出来了,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继续注视着手机画面。
      岳母看到照片上是如此淫秽的画面,还有徐姨的话,应该想到了,照片中的
    粗大阴茎是自己女婿的,手机都一下没拿稳,掉在了空调被上。
      马上又拿起手机,侧着脸看屏幕,直接把照片给删了。打字道,【徐婕,你
    有病是吧。】
      徐姨没有发语音,信息很快发了过来。
      【嘻嘻,这不是你自己问我,你女婿身体怎么样了么,我说也说不清楚,还
    是让你自己看吧。】后面还有两个色色的表情跟着。
      【你还真好意思拍这种照片,还乱发。】岳母发完,脸都不自觉的红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没看过,和你看的小电影里面不都是吗。】没
    想到端庄美丽的岳母还和徐姨看小电影,想想这画面,有点小激动。
      【这能一样吗?哪有岳母看自己女婿的……】岳母点了发送,又朝我们主卧
    的方向看了看。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就是男人的命根子吗。】刚看完,徐姨信息又发了过
    来。
      【说真的,陈峰这根东西还真大,以前看不出来,没想到现在身体恢复过来,
    竟然这么大。】
      【乱说什么呢,有你这么做长辈的啊,什么大不大的,不害臊啊你。】
      【不就说说么,又不犯法。】【我还有两张照片,要不要看。】徐姨一连两
    条信息发了过来。
      【不看,你别发了。】岳母刚回信息过去,徐姨两张照片就发了过来。
      只见岳母手上犹豫了几秒,点开放大了图片,漂亮白嫩的手指滑动,又翻到
    下一张,看了好几秒,才点图片缩小。
      同时我观察到岳母美丽风韵的脸上更红了,呼吸都急促了些。
      看到我成熟性感的岳母,因为看了我的阴茎而有些动情,刺激的我阴茎也起
    来反应。
      瑶瑶的大腿就压在我大腿上,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我的勃起反应,不过瑶瑶
    似乎在想着什么,只是偏了下脑袋白了我一眼,又转回头看起监控来。
      柔软的大腿还隔着四角内裤,轻轻摩擦起我的命根子,刺激的我肉棒感觉粗
    大。
      【看了?】徐姨信息发过来问道。
      岳母和徐姨关系本来就亲密,两人之间没什么好掩饰隐瞒的,岳母打了个【
    嗯】字,发了过去,就看着手机,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再给你看个。】徐姨又发了个东西过来,还是个视频。
      岳母手上点开视频的动作,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了。
      视频很短,才五秒,就是今天在医院,瑶瑶给我套弄肉棒的画面。
      岳母看了两遍才点了下屏幕,关了视频。
      不再打字给徐姨,而是直接发了语音通话过去。
      【婕,你拍这些,瑶瑶和小峰不知道吧。】
      【当然不知道,要知道了我怎么好意思。】徐姨也是难得不好意思了。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
      【呵呵,当然会,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给拍下
    来了,跟做贼一样。嘻嘻。】
      【小娟娟,是不是有感觉了。】语气带着调笑。
      【我才没有,看他们这样,别扭都别扭死了。】岳母明显有些口是心非,不
    过徐姨也没有戳穿。
      【你女婿身体应该是好了,没什么问题了。】徐姨突然又把话题转到我身体
    上来了,说话的时候,还明显在「你女婿」三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嗯?这么肯定?他们说,过几天还要检查一次。】
      【检查就是走个流程,再确认一下,知道他们做一次多长时间吗?】
      【做什么?】岳母的表情上看的出来,知道是「做什么。」。
      【你说呢?,还能做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岳母轻声回了句,是不知道「做什么」的意思,还是不知
    道做一次的时间呢。
      【你女婿说,他现在和瑶瑶做一次……】徐姨说着还停顿下来,吊起岳母的
    胃口来。
      【多久?】问出口的岳母,知道是徐姨在吊自己胃口,赶紧补充掩饰道,【
    别说了,我不想知道。】
      【呵呵,四十分钟哦,都快一个小时了。真是羡慕瑶瑶,有这么厉害的家伙
    可以用。】
      【乱说什么呢,不害臊啊你,这种话都说的出口。】岳母语气加重,佯怒道。
      【这不也就和你说说,跟你说啊,今天我还摸了,又硬又烫的。嗯……不说
    了,再说真受不了了。】徐姨声音都软绵绵了,让人都听的浮想联翩。
      【受不了了找你家老杨去,别在这里发春。】还碎了一口。
      【我倒是想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位几年前就不行了,唉。现在还忙
    着工作呢,把老娘我一个人丢床上,不管不问的,真以为离了他地球还不转了。
    】徐姨话里满是幽怨,气愤。
      听到这里,想到徐姨老公比徐姨大十来岁,是一家医院院长,给人很文质的
    感觉,说来徐姨家和我们家走的还是很亲近的。
      徐姨还有个儿子,在国外读书,倒是不怎么熟悉。
      【老杨这么好的老公,你还不知足啊。】
      【我不就发发牢骚,我也是女人啊,也有那方面的需求,不说他了。】徐姨
    话语顿了一下,【嘻嘻,小娟娟是不是也想了,正好在你女婿家,找你女婿慰藉
    慰藉……】
      徐姨还没说完,岳母直接打断【徐婕,越来越过分了啊,要去你自己去,我
    才不想。】
      【呵呵,开个玩笑嘛。】
      【好了,不聊了,我困了睡觉。】装作很生气,还有些严肃的说道。
      挂了电话的岳母,点开徐姨发的照片看了两眼,就不好意思再看。
      关了手机,关掉灯,侧着身子闭上眼开始睡觉。
      透过昏暗的台灯灯光,看着岳母美丽的侧颜,长长的睫毛还不时抖动几下,
    显得很迷人。
      认我和瑶瑶意外的是,才躺下半分钟不到的岳母,忽然揭开身上的薄被子,
    右手拿过旁边的手机,躺靠着,点开了那两张我粗大阴茎的照片。
      岳母又左手拉住臀部的睡衣,往上拉了几下,透过昏暗的灯光,借着清晰的
    摄像头,岳母白洁修长的美腿,一点点的展现暴露在手机屏幕中,我们的视线里。
      昏暗灯光照耀在白皙的大腿肌肤上,亮荧荧的。
      修长的美腿分开,勾起,白嫩的小脚丫踩在床上,睡衣裙摆顺着光洁大腿滑
    落,堆积在丰满大腿根。
      同时岳母抬起左手,滑向自己的大腿根间,摸揉起来,口中发出轻微压抑的
    喘息。
      【嗯……哼嗯……】
      我的目光被岳母双腿间吸引着,可惜模糊朦胧一片,看不真切,隐隐看到一
    层薄薄的布料。
      突然,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圆,只见岳母左脚抬起,小手插进薄薄的内裤里,
    跟着就是一拉,一条窄小的内裤从岳母大腿根间扯开,顺岳母着抬起的美腿,脱
    了下来,。
      岳母没有把小内裤完全脱下来,一半还挂在自己雪白的右大腿上,中间一小
    摊水渍,透过灯光,亮晶晶的一片。
      我的肉棒也随之勃起的更加粗大,顶在瑶瑶的柔软大腿肉里,瑶瑶肯定是感
    受到了,不过并没阻止我继续看岳母朦胧诱人的赤裸下体,同样盯着监控画面自
    己的母亲。
      瑶瑶拿着手机的手都在轻轻颤抖,预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直直的看着岳母此刻赤裸的双腿间,想看的更清楚些,奈何灯光昏暗,只有
    模糊漆黑的一片,一些亮晶晶的水渍。
      岳母一双美腿不自觉的又分开了些,成「M」字分开着,可惜岳母美腿间的
    桃源,被一片芳草遮掩,灯光又暗,看不到里面的美景。
      接着岳母一手拿着手机,点开了那短短几秒的视频。
                    
      借着手机亮光,满脸红润的岳母,水润迷人的丹凤眼先是羞愧,瞄上几眼视
    频画面,不敢盯着看。
      不知怎么的,没一会,岳母想放开了一般,水汪汪的眼睛,眼神痴迷迷醉的,
    盯着视频里我的大肉棒一直看着,呼吸更是急促起来。
      还伸出香舌,舔了舔自己干燥的诱人红唇。
      同时岳母白嫩的小手,覆盖在自己亮晶晶的桃源洞上,扣弄起来,越来越深
    入。
      【嗯……嗯……呼唔……哼……哼……额嗯……嗯嗯……】鼻息粗重,娇喘
    起来,岳母胯股配合着手上的扣弄,一下一下慢慢的抬起落下,丰满的屁股不时
    还轻轻颤栗几下。
      亲眼看到岳母如此淫秽的自慰,还是在意淫我的大肉棒,兴奋的我干脆脱下
    去点四角内裤,在空调被里,拉过瑶瑶的粉嫩玉手,握紧我早已滚烫粗大的肉棒,
    胯部一前一后的缓慢挺动,肉棒在瑶瑶手中摩擦。
      看着监控画面中,目光在岳母黑漆漆模糊的桃源间扫视,想去看清楚那里的
    诱人景色。
      才几分钟不到,岳母腰身不自觉的抬起,丰满的双臀悬空离开床面,一双美
    腿崩紧着。
      【嗯哼……嗯……嗯……】压抑的呻吟起来。
      悬空的胯部更是轻轻颤栗。
      足足过了十多秒,岳母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丰满的屁股落回床面。
                    【呀】
      岳母轻呼一声,急忙抽起纸巾,抵在自己双腿的桃源洞口,在屁股下的床面
    也垫了好多张纸巾。
      借着昏暗的灯光,岳母简单擦拭了一下自己湿润的下体,整理好睡裙,挂在
    腿上的内裤也重新穿好。
      「啪嗒」
      岳母起身打开房间的灯,美丽风韵的脸庞通红,满是红晕,水润的眼眸里春
    意弥漫。
      岳母看到垃圾桶里满满的一堆纸巾,神情一下子变的懊恼,羞涩。
      小声嘀咕一句,【姚雪娟啊,自慰就算了,还……】岳母拿过手机,看着那
    两张照片,一个视频,犹豫着是删还是不删,最后没删掉反而保存了下来。
      看到这里瑶瑶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关了监控,小手轻柔的抚摸我的阴茎,转
    过头,直直盯着我看,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也看着瑶瑶,问了一句,【想说什么?】
      瑶瑶想了会,才开口,【嗯,老公,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不一样的事情,和
    你的,还有爸的,刚刚又看到妈妈她那……那样,突然一下子想到好多。】话语
    停顿下来,我没有插嘴,等着瑶瑶继续说下去,【虽然性爱只占据我们生活中的
    一小部分,没有它,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生活照样是过。就像我妈,还有
    你爸一样,这么多年也都是一个人过来的,一样很好。】瑶瑶没有说下去,只是
    看着我,
      我从瑶瑶的眼神里读懂了,知道瑶瑶在想什么,【老婆,你是不是想说,有
    了性爱,我们会更加幸福。】确实是幸福,这段时间,随着我的身体慢慢好转,
    和瑶瑶的性爱也越来越和谐,虽然有父亲这个因素,但我感到更多的依旧还是幸
    福,整个人活力更加充满,人也更有干劲。
      瑶瑶点头,【嗯,你看爸,这段时间和我。】瑶瑶难为情起来,还是说了下
    去,【和我亲密,人都好像年轻了许多,特别是前天,爸和我甚至……甚至…
    …】这两天,我和瑶瑶都避免谈及到前天,瑶瑶和父亲性爱的事情,没想到瑶瑶
    主动说了。
      【爸虽然不安,悔恨和我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更多的还是满足,人也变的看
    上去更有精神,轻松了一样。】
      【也知道妈妈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亲眼看到妈,只能自己……自
    己解决,我真的好心疼,不想她继续这样了。】【老公,既然我们已经和爸那样
    了,那为什么不能和妈也……也……】
      【老婆,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明白瑶瑶的意思了,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又
    不敢相信。
      【哼,装,知道我什么意思了还装。这里怎么不装。】瑶瑶用生气来掩饰自
    己内心的不平静,感觉到我阴茎的跳动,用力捏了捏。
      【真的让我和妈那样,真的好吗?】我内心是激动了,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还想了很多,作为一个男人当然乐意左拥右抱,但岳母毕竟是女人,和跟父亲是
    不一样的,男女发生关系,吃亏的都是女人,男人向来都是占便宜的。
      【嗯,既然妈不愿意再找个男人,我也不希望妈再这样,我们可以对爸尽孝,
    同样也可以对妈妈尽孝。】
      同时我心里对瑶瑶有质疑,问了出来,【老婆,你是不是因为和我爸发生了
    那种关系,心里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想要我也和你妈也……,这样你就平衡了?
    】这段时间,瑶瑶面对我的时候,会有些不安,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一样,
    让我很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
      特别是发生了前天瑶瑶和父亲的事,瑶瑶的不安更加明显了。
      我一直想着,找个时间和瑶瑶好好聊聊,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说。
      现在瑶瑶突然蹦出「让我和岳母发生关系」这种念头,我便开口问了出来。
      【嗯,是有一点点这种想法,但确实也是因为妈妈她……不是很幸福。】
      【没必要觉得对不起我,当初我们说好的,是我们一起下的决定,没有谁对
    不起谁。】
      【我知道的,以后不会了。】
      和瑶瑶说明白就好,想想也是,瑶瑶一个女人,和我以外的男人做亲密的事
    情,哪怕我是知道且同意,内心不安才是正常的。
      只要我的表现,非但不介意,反而更加疼爱瑶瑶,那才能消除瑶瑶的顾虑,
    当然我现在就是这么在做的。
      【那妈妈这里。你同意了?】
      【什么叫我同意?,妈这样大美女一个,是个男的都无法拒绝吧。问题是妈
    会同意吗。】
      【我想应该会吧,没看到妈用的是你的照片吗,还有妈平常对你比对我都好,
    只要你主动点,妈肯定愿意。哼,便宜你了。】
                     Q
      【呵呵,老婆,怎么说的妈肯定愿意一样,我承认,对于妈这样的大美女,
    何况你还同意了,我不想那也太虚伪了。不过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妈才会愿意,
    总不能强迫硬来吧。】想通这点,刚刚激动的内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最后还开
    了个玩笑。
      确实,岳母是女人,父亲是男人,瑶瑶诱惑父亲可以说很简单,而我去诱惑
    岳母,岳母又不是那种风骚的女人,而是保守的女人,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想通这些,对于能和岳母有什么亲密的性爱,已经不抱有什么想法了。
      听了我的话,瑶瑶想了想,也明白过来,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说道。
      【好吧老公,那我们就先试试看,要是妈真的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你绝
    对不能强迫妈,知道吗?】
      【你就是这么想你老公的?妈对我这么好,强迫妈,那我还是人吗?好了,
    不说这个了,越说越离谱。】我无语的说道,不过现在,我对和岳母发生些什么,
    已经不抱希望了。
      今天不光亲眼看了岳母的诱人自慰,瑶瑶还说了这么多让我和岳母亲密的话,
    导致我的阴茎就没有软掉过。
      瑶瑶柔嫩的小手,又上下套弄了几下我的火热肉棒,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去。
      【徐姨说了,这几天都不能做了,也不能射出来,只能委屈老公了。】
      【我看是你想了吧,要是老婆你实在想要,可以去找爸啊。】想来瑶瑶和我
    一样,也是动情了。
      【呀,我才不想,你才想要呢,让你乱说。】瑶瑶玉手在我手臂上无力的拍
    打,撒着娇。
      不知道是不是瑶瑶想起来了前天,父亲那粗大的下体,插入进自己的体内,
    愈发发软发烫的身体靠在我身上,扭捏磨蹭。
      也有几次和瑶瑶在做爱的时候,谈及父亲增加刺激,情趣,那都是在充满情
    欲欲望的时候才说的出口。
      像现在这样相对冷静的情况下,谈及瑶瑶和父亲的性爱,还是第一次。
      我也没再说下去,说多了反而不好,恰好旁边封婴儿床动了,是小雪儿醒了。
      本来还不哭不闹的小雪儿,瑶瑶下床往婴儿床里看了一眼,雪儿顿时哭出声
    来,嘴里「咿咿呀呀」的叫唤,小手臂儿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瑶瑶,
    口水都流了出来。
      【呵呵,看到妈妈就饿啦】瑶瑶拉下睡裙一边的吊带,露出白皙泛红的香肩,
    玉背,柳腰,又把里面紫色文胸脱掉。顿时一只饱满的巨乳暴露在空气中,诱人
    犯罪。
      瑶瑶靠在床头开始给雪儿喂奶,看着小雪儿吸吮着粉嫩的蓓蕾,当真羡慕不
    已。
      装着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老婆,我也要喝。】
      瑶瑶一个大大的卫生眼就甩了过来,【你这当爸的,每次都要和自己女儿抢
    吃的,喂一个都嫌累,现在还得喂两个。】瑶瑶话是这么说,手上还是把另一边
    的睡衣吊带,从肩上拉下,挂在手臂处。
      我把睡衣吊带从瑶瑶玉藕上褪下,,身子趴下,嘴巴凑到粉红蓓蕾前,张嘴
    就含了进去,轻柔的舔舐起来。
      一下没忍住,轻轻咬了咬,
      【老公你轻点,疼。】
      听到瑶瑶的轻呼,赶紧松开牙齿,含住奶头吸吮着,淡淡甜味的奶水吸入口
    中,吞进肚里。
      直起身,身体挨近瑶瑶,嘴巴在瑶瑶精致的脸蛋上触碰亲吻,寻到两片柔软
    的红唇,就印了上去。
      【唔……唔唔……】
      瑶瑶香舌伸出,回应起我的索吻,缠上我的舌头,和我动情的舌吻亲热。
      亲吻了大半分钟,瑶瑶舒服动情的微微仰头,我顺着脸颊,一路亲吻到后颈。
                    【呼】
      在瑶瑶耳垂后轻轻呼出一口热气,【老婆,我想要了,我想干你。】说完温
    柔的继续在瑶瑶白皙玉颈上舔弄。
      瑶瑶依旧仰头,方便我的亲吻,轻轻娇喘,【呼……嗯唔……不行,徐姨说
    了,这几天要忍着。】
      【忍不住怎么办?】我不死心,继续说道。
      【忍不住也得忍。】
      【那你忍不住了呢?】我一边说,一边亲吻的更加深情用力,让瑶瑶也受不
    了,好和我做一次。
      【呼……呼嗯……,我要是忍不住了……呼……嗯哼,就……就去找爸…
    …让爸干我……唔呼……嗯……】
      【老婆,你……】抬起头,面对面吃惊的看着瑶瑶红嫩的脸蛋。
      【呼……呼,哼,让你挑弄我。】
      看到瑶瑶妩媚的神情,忍不住又亲了下去。
      瑶瑶却一手搂住小雪儿,一手抵在我胸前,声音软绵绵的,讨好的语气开口,
    【老公不要闹了,等过几天检查好了,你想干嘛都行。】
      巧的是小雪儿也伸出肉乎乎的小上,打了我一下,歪着小脑袋,有神的大眼
    睛看着我,小嘴里还「吧唧吧唧」个不停,仿佛在说,「还能不能让我好好的吃
    奶奶了。」
      瑶瑶也是被小雪儿可爱的表情萌到了,笑话我,【呵呵,女儿都不开心了。

      我知道没戏了,苦着脸,摸了摸我下面茁壮的大兄弟,声音装的委屈,【哎,
    没办法啊,大兄弟,老婆大人不要咱啊,只能委屈你忍忍了。】
      【噗嗤,装的多可怜一样,呵呵,雪儿,咱们不理这个坏爸爸。】瑶瑶双手
    抱着小雪儿,在怀里抖了抖,让雪儿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喝奶,也不搭理我。
      阴茎慢慢软去,等我上了个厕所,再躺回到床上,身体的欲望已经熄灭了大
    半。
      瑶瑶喂好孩子,看着雪儿甜甜的睡去,爬上床,直接钻进我怀里,拉过我的
    手环上自己的细腰,讨好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怎么了,生气啦。】
      【是啊,老公很生气。】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生气,和瑶瑶开
    着玩笑。
                     Q
      【呵呵,小气鬼,过几天人家好好补偿补偿你,怎么样。】瑶瑶就像哄孩子
    一样,语气还带着魅惑。
      【这还差不多。】抱着瑶瑶紧致性感的娇躯,又腻歪了一会,和瑶瑶一同进
    入梦乡。
      时间飞逝,转眼就是三天过去,昨天岳母回了自己家,没有再睡家里了。
      这两天还以为,岳母见到我怎么的也等我不好意思些,没想到岳母倒是很平
    常。
      反而我看到岳母,总会想起瑶瑶前几天和我说的那些话,面对岳母的时候很
    不自然,感觉异样。
      瑶瑶和父亲这两天,基本上没怎么说过话,主要是瑶瑶,每次父亲想说些愧
    疚道歉的话,瑶瑶不是装着没听到,就是起身离开。
      和瑶瑶也一起看了父亲这两天写的日志,写的都是因为父亲自己,做了对不
    起瑶瑶和我的事,写了很多愧疚,悔恨的话,希望得到瑶瑶的原谅。
      还记得父亲有段话是这么写的,「我能感受到,小姚越来越厌恶我,我还是
    回去吧,这样小姚就不用每天看到我,而厌烦了。」
      果然昨天晚上在餐桌上,父亲说了自己想回老家,不过瑶瑶直接一句话,说
    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带不过来,只能熄了回老家的念头。
      要说现在父亲最愿意听谁的话,那肯定是瑶瑶。呵呵,父亲这做公公的,却
    拿自己儿媳妇没办法,想想还是有些好笑。
      早上起来,吃完早饭,就得去医院检查身体了,正好今天是星期天,也不用
    请假。
      驱车到了医院,很快轮到我了,便进了医诊室,还是徐姨给我检查。
      我知道徐姨是部门主任,副主任医师,现在很少亲自给别人看病。
      但自从我身体出现问题,都是徐姨亲自给我医治的,这其中有岳母拜托,也
    有徐姨和我们亲近的缘故。
      【小峰,瑶瑶没一起来吗?】徐姨坐在诊桌后面,抬起看着我说道。
      【瑶瑶身体有些不舒服,就没让她一起来了。】
      【嗯,瑶瑶刚生完孩子,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和徐姨聊了几句家常,徐姨
    便直奔主题。
      【今天就是要检查你精子的活性,本来瑶瑶一起来倒是方便很多。】为什么
    感觉徐姨说这话的时候怪怪的,就像不希望瑶瑶一起来一样。
      【就不用去取精室了,还是去里面,器具都准备好了。好了,进去吧。】说
    话的时候,还在我的裤裆看上几眼。
      这就是在医院有关系的好处,不用和别人一起,不然取精这种事,进取精室
    时被别人,护士,医生看到还是很难为情,很尴尬的。
      以前也有过两次取精,都是在徐姨诊室的隔间,让我很庆幸不需要去取精室。
      我走向里面隔间,徐姨也站起身,这时我才注意到,一身白大褂的徐姨,今
    天还穿了丝袜,一层薄薄的黑丝紧贴在徐姨浑圆的美腿上,显的更加笔直,更添
    性感。
      一头微卷的黑发扎在脑后,风韵的脸庞画着淡妆,看上去还有些冷艳。
      还跟我一起进了房间,我还没开口,【怕你弄不好,我看着点。】徐姨表情
    很正常,但我还是发现徐姨脸蛋红了起来,害羞的模样。
      虽然徐姨给我检查下体已经很多次了,算是习惯了,但现在确是和这样一个
    成熟美妇,同处一室,还是要自己射精这种事,说不兴奋怪异那是不可能的,气
    氛暧昧,尴尬,还有些紧张。
      我也不在乱想,想着赶紧完事赶紧回家,脱下长裤,再脱下四角内裤。
      就要伸手去拿旁边,医院专门用来装精液的杯子。
      【手都不先洗洗吗,还有阴茎。】徐姨在旁边提醒道。
      我刚想开口说不用了吧,嘴巴刚动,徐姨又说道,
      【不要觉得没必要,注意点总是好的。】
      想想也是,提起裤子,就走向里面的卫生间。
      让我激动,气氛暧昧的是,徐姨跟我一起走到里面卫生间,取下淋雨喷头。
      【还是我帮你吧。】说完,让我脱掉裤子,鞋子。
      等我脱掉裤子鞋子,徐姨也不多说,便直接打开喷头,试了下水温,感觉可
    以了,对着我的下体浇起水来。
      想着要不要拒绝,看着徐姨成熟性感的美妇,半蹲下身体将要给我清洗阴茎
    的样子,这么大的诱惑下,让我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徐姨还没有触碰到我的阴茎,我的命根就激动跳动几下,慢慢抬起头来。
      徐姨看在眼里,眼皮上台,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脸蛋红红,害羞的样子更
    添风韵。
      徐姨又马上低下头,手伸向我的肉棒。
      【嗯……嗯呼……】我发出舒服的喘息。
      徐姨的小手柔软异常,还凉冰冰的,先是触碰几下,就抚摸上我的肉棒,一
    下子舒爽的刺激感觉,我的肉棒瞬间在徐姨白嫩的手中壮大起来。
      撑开徐姨的小手,龟头从虎口出钻出。
      同时徐姨也是握住肉棒棒身,轻轻的上下撸动,帮着肉棒勃起的更加顺畅,
    快速,笔挺。
      【好烫,好大。】徐姨嘴上惊叹,手上顺着棒身往上拔了几下,又向下,连
    着包皮一起撸下,紫红的大龟头对着徐姨红润的脸庞。
      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异样味道,徐姨肯定也闻到了,也不嫌弃,拉过旁边的四
    角板凳坐好。
      一边用淋雨喷头朝我的肉棒上喷水,一边另一只小手在我整个肉棒上不停抚
    摸,不时还摸摸捏捏下面荡着的两颗大卵蛋,旺盛的阴毛湿漉漉的粘连在一起,
    我健壮的双腿都完全湿了。
      【呼嗯……哼……呼……】我知道我的阴茎和徐姨的小手,这样亲密的接触,
    早已超越了长辈和小辈之前的界限,而且徐姨今天有很奇怪,说的不好听就是有
    些「淫荡」了。
      我也知道不应该这样下去,可是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有徐姨这样的
    成熟美人在服务着,哪个男人能拒绝?反正此时的我拒绝不了。
      甚至还老是偷看徐姨的一双黑丝美腿,目光还一个劲的往徐姨白大褂的领口
    里钻,可惜领口太小,什么也看不见。
      所以我和徐姨没有交流,怕打破这暧昧火热的感觉,享受着带给彼此的快感。
      徐姨关了淋雨,挤出不少沐浴液,抹上我此时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
      才搓弄了一会,我的粗大肉棒就被大量的泡沫覆盖了,徐姨的两只柔软小手
    同样消失在泡沫里,一下握住我的火热肉棒撸动套弄,一下又抚摸揉捏下面两个
    鼓鼓的卵蛋,一下又掌心抵在龟头上按压。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徐姨两只小手像是挠痒痒般,温柔的在我整根肉棒上,
    来回抚摸轻触,从龟头到卵蛋,卵蛋到龟头。
      【嗯哼……呼唔……嗯……嗯……】舒爽的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呻吟出声。
      听到我压抑的呻吟声,徐姨抬起娇艳风情的脸庞,鲜红的舌头,更是不自觉
    的舔了舔自己干燥性感的红唇。
      徐姨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手上也没有停止抚摸,温柔迷人
    的声音传来。
      【舒……舒服吗?】徐姨的这一声温柔开口,好似打破我们之间紧张不安的
    气氛,变的自然起来。
      我也放松下来,不再多想,先好好享受了再说。
      【嗯……嗯……徐姨摸的好舒服,呼嗯……呼……】说话也大胆起来,眼神
    也不再躲躲藏藏,盯着徐姨的黑丝美腿,又看向徐姨的领口。
      感受到我的侵略目光,徐姨妩媚一笑,低下头去,打开水龙头,右手伸到水
    下冲洗干净,甩掉手上的水珠,放在自己领口,「咔嗒」「咔嗒」两声,白大褂
    最上面的两颗纽扣,被徐姨自己解了看来,露出徐姨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
      这一过程,徐姨头也没抬,右手就再次伸到我胯下,探入握住两颗蛋蛋,搓
    揉清洗起来。
      眼睛盯着徐姨敞开的领口,欣赏里面的春光。
      徐姨里面穿的是件背心,黑色紧身的,胸前鼓鼓,还有一天雪白的诱人乳沟。
      这时徐姨洗好了我的肉棒,拿着喷头在冲洗上面的大量泡沫,再往下,连着
    双腿一并冲洗干净,水花溅起,徐姨的修长美腿也有些试试的,不过徐姨没有在
    意,就拿过毛巾擦拭我湿漉漉的下体。
      擦干净双腿,要擦肉棒的时候,徐姨盯着狰狞发红的肉棒看了一会,伸手握
    住,轻轻撸动套弄,抬头看着我说道,【小峰,你的肉棒太大了。】没想到徐姨
    用了「肉棒」这个人,很淫秽。
      【徐姨,你的也好大。】我一下子放开了好多,不再遮掩,侵略的目光看向
    徐姨的胸口。
      徐姨也看了下自己敞开的领口,害羞难为情了一下,【呵呵,什么好大?】
      【徐姨的奶很大。】
      徐姨风情的白了我一眼,站起身,手也始终没有放开我的火热肉棒,就拉着
    我的粗长肉棒,像牵着我手一样的走出卫生间。
      走到小床边,我赤裸着下体,站在徐姨面前,肉棒笔挺的向上勃起,对着徐
    姨。
      我握紧徐姨在我肉棒的小手,套弄几下,恳求道,【徐姨,你帮我吧,我自
    己弄太费劲。】我知道此情此景,就算我不说,徐姨也十分愿意帮我自慰撸肉棒,
    不过这种事还是我这个男人主动要求更好,不然总是徐姨主动,感觉特别别扭。
      【大色狼,还不坐下。】
      【嗯】了一声,在床边坐下,双手撑在后面,双腿分开,挺着根大肉棒等待
    徐姨的服侍。
      徐姨也不扭捏,拉过旁边的凳子,一双黑丝美腿并拢,坐在我分开的双腿里
    面,也就比我低了半个头的高度。
      徐姨俯下身,两只胳膊撑在我大腿上,红润脸庞离肉棒也就两个拳头的距离,
    两只玉手一下就抓住我的大肉棒,爱抚起来。
      徐姨没有急着撸我的粗大肉棒,只是在龟头,棒身,还有下面的蛋蛋上面抚
    摸揉捏。
      不一会又在我的健壮大腿,大腿根里不停游走抚摸,刺激我。
      看着身体前倾的徐姨,露出更多胸口春光,我双腿慢慢并拢,夹住徐姨的黑
    丝美腿,摩擦纠缠起徐姨的性感美腿。
      就这样,徐姨抚摸我的肉棒,不时套弄几下,我双腿夹紧徐姨的美腿摩擦,
    火热又激情。
      徐姨胸前的白皙肌肤,被我火热的目光扫视,抬起头和我目光相对,脸上神
    情得意,【怎么样,好看不?】
      【看不到啊徐姨。能不能……】眼睛瞄着白大褂上其余几颗扣住的扣子,意
    思再明显不过。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原来你这么坏呢。】动情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看
    的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呵呵】
      徐姨妩媚一笑,诱人的眼神看着我,在我惊讶的表情,呆愣的目光下。
      慢慢解开了身上白大褂上的扣子。掀开衣服的一边,再撩开另一边。
      顺势又将白大褂脱了下来,往先床上一扔。
      胸前的两个大大乳球,黑色紧身背心撑的鼓鼓,中间是一条深邃的沟壑,吸
    引着我的目光。
      还有白嫩的双肩,雪白漂亮的壁藕,明亮的灯光下,更加诱人。
      下身一条黑色热裤,没有了白大褂的遮盖,徐姨一双美腿,看上去更加浑圆
    修长。
      【这样看的到没?】
      男人都是不会知足的,看着徐姨凹凸挺翘的上半身,希望徐姨连背心一起脱
    了。
      我的心思一下便被徐姨看穿,嗔怪道,【想都不用想,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我这样,已经……】徐姨没有说下去,抚摸我火热肉棒的双手,开始用力了,一
    手握住粗硬的棒身,上下套弄,一手捏住两颗蛋蛋,来回揉捏。
      徐姨的话让我清醒不少,想到了瑶瑶,竟然还想到岳母。
      和徐姨如此的亲密,真的不应该的,这和瑶瑶和父亲发生亲密关系不一样,
    瑶瑶和父亲的是我知道并且同意的。
      现在和徐姨确是瞒着瑶瑶,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也一下子不安,纠结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